全面两孩一周年:多增约100万人 远低于预期

99
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6年1月1日,一声响亮的啼哭,郑州市民赵女士的第二个孩子降生了,比预产期晚了两天。“我当时高兴得都哭了!怕他早出来,我躺在床上一周没敢动。值了!”


这个幸运儿出生的日子是全面两孩政策实施的第一天,这意味着,他是合法出生的,他的家庭也无需承担任何超生处罚。而如果他早一天出生,情况将完全不同。


这一天,不光对赵女士一家,对中国民众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实行了近4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正式宣告终结,中国进入了全面两孩时代。


政策实施一周年之后,第一财经记者观察发现,全面两孩时代不乏纠结和预警。


离预期有多远


不少机构曾预测,政策落地后会出现明显的生育堆积。至于第一年新增加的出生人口,各方预计从400万到七八百万不等,个别学者的估计更是超过千万。即使是最保守的预测,2016年增加的出生人口也会超过200万。


从各省市的建档分娩数据看,2016年的确在不少地方出现了孕产人数明显上升的现象。以北京为例,2014年新生儿数量为20.8万人,2015年为17.2万人。根据北京市卫计委的预测,2016年全年新生儿数量将可能突破30万人。


北京新生儿数量激增,除了外地来京孕产妇增加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北京作为政治、文化中心,聚集了大量政府机关、事业单位、高校、国有企业总部等。这些部门的员工恰恰是受计划生育政策限制最强的人员,也就是说,这批人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之前超生的比例非常低,因此在政策放开后生育意愿的释放更加明显。


来自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的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分娩量为15489人,比上年同期上升了30%。同样,来自山东、江苏等县市医院的数据都表明了孕产人数的明显上升。


南京大学人口学者陈友华表示,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之后,出现一定的生育堆积是非常正常的。“如果生育政策放开之后都没有明显的生育堆积,那就太可怕了。我们需要担心的不是这个生育堆积太大,而是太小,太短暂。”


2016年全年的新生儿数量尚未公布,但已有部分部门和机构做了预测。在直属卫计委的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官网首页上,有一个每秒钟都在变动的人口时钟,实时显示中国人口总数和出生人口数量。2016年12月31日,该人口时钟显示2016年出生人口的总量为1618万人,低于2015年的1655万。


按照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在2016年11月一个论坛上的说法,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预计超过1750万。王培安表示,这个出生人口数据与全面两孩政策出台时的预判基本吻合。1750万意味着全面两孩第一年出生人口增加的数量在100万左右,大大低于此前的预测。


70后在全面两孩实施第一年生育二孩的积极性相对较高,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年龄不等人。对70后女性来说,生育二孩的时间窗口已经非常窄。尤其是1970~1975年出生的女性,再孕的难度比较大。部分70后抓紧拼二孩的急切心理从各医院妇产科的建档人群中也可看出。据北京市复兴医院妇产科主任姜桂英介绍,2016年来建档的高龄产妇明显增多,有些人自然受孕不成功就选择了做试管婴儿。


相比而言,80后就从容得多。从年龄看,80后在26岁至36岁,由于晚婚晚育的趋势,这个年龄阶段中相当一部分人还没有结婚,另有一部分人头胎孩子刚出生不久,一部分不愿意要二孩,即使愿意要的,也不像70后那么着急。


这就使得全面两孩政策的实施出现这样一种错位,想生的生不出,生得出的又不愿意生或者不着急生。这种错位最终将在全年新生儿数量上显示出来。


而从整体看,民众生育二孩的意愿并不强烈。根据全国妇联的最新调查,有53.3%的受访家庭不想生育第二个孩子,在城市,这一比例超过60%。


计生系统的转型挑战


全面两孩政策既是生育政策的历史性转折,也是计划生育系统的巨大挑战。这意味着计划生育工作旧有的人口观念、工作方法和工作内容都要进行大变革,需要真正从控制人口数量为主转向提供服务为主。


与转变工作内容相比,转变人口观念任务更加艰巨。浙江省一家事业单位的计生办主任告诉第一财经,基层的计生工作人员对全面两孩政策是欢迎的,因为工作难度大大降低,压力变小了。“政策放开了,不需要再强制着不让人家生二孩了,我们轻松多了。”


处在计生系统不同级别领导岗位的人士对于全面两孩政策的心情比较复杂。“我感觉到他们不大情愿,还是有拖延抵抗的心态。原因很简单,就是改革之后还有没有位子。”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计生内部人士说。


全面两孩政策落地之后,多位人口学者建议,应该通过延长产假、将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等做法,减轻生育二孩家庭的养育成本,鼓励更多人生育二孩,否则全面两孩政策也有可能像单独两孩政策一样遇冷。


从过去一年的实际看,鼓励生二孩的做法远远没有到位,相反,在部分省市的计生系统和单位,阻碍政策落实的现象屡见不鲜。


低生育率大势难改


增加劳动力供应、缓解老龄化是实施全面两孩政策的两大初衷。王培安在全面两孩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每年新增的出生人口平均可能达到300万。到2050年可增加约3000万劳动力,使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重降低2个百分点。


第一财经采访了十余位人口学者,尽管对于目前生育率实际水平判断略有不同,却一致认同,从目前全面两孩的实施情况来看,增加出生人口的效果难言乐观。


北京大学人口学者李建新认为,目前80后成为婚育主体,这一群体婚育年龄的推迟趋势非常明显,主动选择不婚或不育的人越来越多,再加上育龄妇女正在迎来断崖式减少,中国面临的低生育率危机非常严峻,全面两孩政策根本无法改变这一危机。


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人口学者郑真真认为,尽管2016年全年的出生人口数据还未公布,但是可以看到,中国在2014年后逐步调整生育政策并过渡到目前的“全面两孩”政策之后,出生人数并未出现大幅度增长。


由于生育意愿和实际生育行为存在较大的落差,目前中国总和生育率显著低于生育意愿,根据不同学者的研究,大致在1.4~1.6之间。


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表示,即使生育政策全面放开,对生育率的影响也已经很小了,因为影响生育率的不光是生育政策,还有子女照料、女性就业和城镇化等。考虑到人口跟资源环境各方面的紧张关系,应当稳妥推进生育政策的调整完善。


李建新、陈友华、人民大学教授顾宝昌等人口学者建议,不要止步于全面两孩,而应尽快放开生育限制,把自主生育权还给民众。


作者:王羚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