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也太高?新西兰年轻人付月供的创意,南通人真的可以多学学!

921
0

对于大多数中国的年轻人来说,有一套房子,已经是成家的一个必要条件。英国汇丰银行一项调查显示,中国80、90后有房率达70%,居全球第一。而另一个调查却显示,97%的受访青年称,身边人买房都靠父母。随着房价的迅速上涨,在一二线城市中,“啃老”买房成为一种常态。

 

不过,“啃老”买房绝非中国年轻人的专利。随着全球房价暴涨,印象中子女和父母经济相对独立的西方国家,用父母的钱来买房,也已经越来越普遍。比如,英国平均房价自1997年以来上涨173%,伦敦上涨253%,而年轻人实际收入只增加了19%。当地的银行顺势推出了一套新型的抵押贷款方式——父母存款抵押,也就是冻结父母的存款,为子女提供购房首付。

 

在澳大利亚,父母平均会援助8万澳元。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有55%的首次置业者得到了父母在资金上的赞助。这一比例在2010年仅为3.3%。

 


新西兰年轻人也挣扎于高额的房价中!在新西兰, 60%至70%的年轻人,首次购房获得了父母的帮助,而在30岁以下的首次置业者中,这一比例则跃升到80%至90%。子女获得父母资助的金额,大约在5万纽币至8万纽币之间。

 

不过,和国内不同的是,这些由父母出资的购房款,绝大多数都需要在一定时间内偿还。虽没有规定具体期限,但理论上是子女在能够周转开之后,即需要偿还的。




相对于国内80、90为主的独生子女“啃老”买房,因为子女众多,其实新西兰的父母压力会更大。

 

基督城独居老太太Pat,有四个子女,分别在奥克兰、惠灵顿和汉密尔顿工作生活。Pat省吃俭用,在自家花园中开辟了一块菜地,还把家中的一个卧室租了出去,只为资助成年子女买房。但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至今Pat仍无力为在奥克兰租房度日的小女儿,提供更多经济上的帮助。

 

和Pat小女儿面临无房的尴尬一样,目前新西兰的房屋拥有率,是60多年来最低的水平。过去30年来,房屋拥有率从1991年的75%下降到2018年预估的62.7%。所有年龄层的房屋拥有率都下降了,年轻一代则是受影响最大的人群。哪怕他们有一份好工作,但还是被高房价剥夺了买房的可能。

 


对此,近两年新西兰政府对房屋市场也进行了不少的干预,比如KiwiBuild计划。新西兰政府将斥资数十亿纽币,在10年内打造出10万套住房。

 

这是新西兰最大的国家级别的住房建设项目,和国内的经济适用房一样,新西兰版的“限价商品房”,是新西兰为低收入人群解决住房问题,所做出的政策性安排。KiwiBuild针对的购买对象是,年收入不超过12万纽币的个人,或是总收入不超过18万纽币的家庭,当然前提必须是新西兰公民。

 

除了打造“福利房”开源外,新西兰政府更是公布了一项限购的节流政策。去年10月22日开始执行的“新西兰房产海外限购令”,除了新西兰、澳大利亚和新加坡公民外,大部分海外购房者都受到了限制。不过,在禁令生效后,海外投资者仍然可以购买公寓期房,但是建成后必须立即售出。

 

除此之外,海外投资者可以购买20个单元以上的大型公寓项目,且建成后不必立即售出,但不允许自住。这项措施,从理论上是保护了本地买家,但2018年第四季度的成交数据显示,还是有2.3%的房产交易给了海外人士,同比前一年上涨15%。

 



新西兰宏观调控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Rex和Vicky是在皇后镇生活的一对小夫妻,他们有一栋位于湖区的三室湖景房,购入时总价120万纽币。让人艳羡的生活之下,这栋房子却让两个人背负了不小的压力。光首付就花完了夫妻俩所有的积蓄,还向家人借了一小笔钱。

 

为此,每年都有半年的时间,夫妻俩要住在Vicky父母的家里。原因很简单,他们要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用来还房贷。而每年的这半年时间里,他们的父母都会去澳大利亚和其他家人团聚。

 

在夏天旅游旺季的皇后镇,Rex的房子月租金可以达到3000纽币,几乎可以覆盖房贷。冬天的皇后镇,房子则不需要出租。在雪季,作为滑雪教练的Rex,可以用教学来支付房贷。

 


如果Rex和Vicky是“迁徙式”供房,那么Nancy的供房方式就是远程遥控。65万纽币,在不到十年内,房价翻一番的奥克兰,并不能在一个心仪的地区买到不错的房子。但在两年前的特卡波湖畔,Nancy买到了一套小四室的独栋。房子在南岛,但是Nancy并没有放弃自己在北岛奥克兰的工作,而且也不用担心房子的贷款。

 

原来,Nancy把房子挂在Air bnb上,每一个房间可以租到150纽币一晚。要知道,特卡波镇子很小,而每一到访新西兰的游客,都会打卡这个最美湖畔的小镇。僧多粥少,旺季的特卡波是一房难求的,这也让Nancy的房子一直很俏。虽然人在异地,但只要付一笔费用,委托给代理公司打扫收拾,就能让Nancy坐在奥克兰数钱。

 

当然,这样的方式,其实是Nancy的曲线救国。一方面,Nancy通过在奥克兰工作,存更多的钱;另一方面,特卡波畔房子的本身的增值以及Airbnb收入,也让Nancy的资产不断增值。像这样要不了几年,Nancy就能存够钱,在奥克兰买一栋海湾区的独栋了。


但如果奥克兰的房价继续涨,可能Nancy的存钱速度,还是会赶不上。可是,不逼自己一下,谁都不会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

 



根据新西兰统计局数据,2018年新西兰人收入的中位数是50908纽币,在奥克兰或是皇后镇这样的城市,一栋永久产权的房屋至少在100万纽币以上。一个工作不算太差的年轻人,至少要工作20年才能买到一栋。像Rex、Nancy这样的年轻人挣扎后,也是勉强才有住房。


但更多年轻人无力自置物业,甚至不能负担高昂的租金。于是,有那么小一部分的年轻人,选择住在Granny Flat(祖母房)。而Granny Flat,最初是用来给年迈的奶奶爷爷们居住,目的是让父母可以住在附近方便照顾,且可以保留各自的个人空间。在房价高企的现在,却成为了无房年轻人的庇护所。

 



 

目前,绝大多数刚购房的年轻人一样,买房的第一桶金,并不是来自多么努力的自己,而是来自父母大半生的积蓄。这两年,房价不断上升,但工资上涨的速度,远低于房价涨速,全球的高房价情况其实皆是如此。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相关新闻

我要评论:

评论

0人参与
全部>

南通推荐楼盘

南通购房关键词